新中国第一代乡村教师|张民信:退休40年,与学生依然亲近

[编者注]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近,《澎湃新闻》采访了许多受人尊敬的老教师。新中国成立初期,他们在农村学校工作,长期致力于农村教育。他们被称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农村教师。

善的本质是教学,教学的本质是教学。这些老教师始终坚持教书育人的最初精神,并在初等教育领域不断发展。他们的精神也代代相传。

在70年间,当稀疏浓密的白发从头顶冒出来时,89岁的张敏欣觉得周围的环境在不断变化——已经教了几年的村庄被拆除了,学生们成群结队地搬进了中央小学。教室里的学生和老师人数翻了一番,再也没有必要“打包上课”了。

最让他高兴的是,退休40年后,他和学生的关系保持不变。在客厅外的门廊上,张敏欣特意在显眼的地方挂了一幅学生的字画。他非常高兴。明年他90岁生日时,孩子们会回来参加另一个聚会。

张敏欣珍藏的老照片。这篇文章中所有的图片都是澎湃新闻的记者廖进的。

“只有一株幼苗”走教学之路

老房子墙上的灯有点黄。张敏欣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小心翼翼地从大信封里取出几个中型信封,打开了它。一张张大大的小照片摊开在四角铺着玻璃的桌子上。

其中一些是毕业后海军送的,另一些是为了纪念张敏欣而从毕业证书上剪下来的,许多黑白整齐的老师集体拍照。张敏欣很好地保管了这些收藏品,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没有霉斑。

1930年夏末秋初,张敏欣出生在山东省长乐县的一个农村家庭。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的父母把所有的努力都放在他身上。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张敏欣一直被允许读书,并为将来的“出路”而奋斗。

解放初期,基础教育迅速普及,教师极其匮乏。张敏欣受父母委托,被山东省坊子师范学院快速班录取。7个月后,他开始实习。他先后在经济特区魏县和渤海行政区清河县寿光县担任小学教师。1976年因病退休前,他先后被调到临淄二中、长乐八中、高家洋浮莲中学任中学教师。

在我的记忆中,学校总是缺少老师。张敏欣在鲁西小学的时候,同时教一年级和三年级。

“两个年级的孩子被放在同一个班。教完一年级后,他们会布置作业,然后在另一边教三年级。教完三年级后,他们将回到一年级进行练习。”张敏欣向记者回忆了这条汹涌澎湃的新闻(www.thepaper.cn)。

当我登上顶峰时,我还很年轻,因为学校里没有健全的身体美容老师。他过去教中文,但他也硬着头皮,考虑到学校的音乐、体育和美术。

那时候,全国小学教育中教师的缺乏是一样的。据1951年全国教师教育会议估计,从1951年到1955年,全国需要100万名小学教师、15万至20万名工农教师和13万名中学教师。

但是张敏欣的焦虑不是缺少老师。

"我想我耽误了学生。"张敏欣说,当时没有什么教学方法可以遵循,所有的教学方法都在摸索自己的路。上面的老师和下面的学生使用的大多数“填鸭式”教学方法“不像现在需要与学生互动的启发式教学方法”。

1953年暑假,由于基础教育的加速普及,教育出现了“急功近利”的局面。张敏欣觉得“戴帽子”的实验对学生更不公平。

那一年,张各庄的初中(只有初中)被上级指示“戴帽子”,招收高年级学生,初中毕业一年半,然后转学学校缺少教师,校长负责政治,张敏欣负责语文和数学。尽管他尽了最大努力,“没有一个人最终进入初中,这一部分不容易处理。”

他仍然记得一个叫张法英的孩子,他肤色黝黑,聪明,政治装备精良,为人正派,但是“正是因为糟糕的教学条件,他才没有正式毕业”。

1955年,寿光县吉太小学的所有老师都拍了一张照片。(张敏欣在第二排,第二个在右边)

中学教学:自主创造的对待学生漫无目的写作的方法

东北师范大学的史小玉在2009年硕士论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农村义务教育教师发展研究》中指出,1956年后的十年,中国农村教育进入了曲折的探索时期。与此同时,为了及时满足对基础教育教师的巨大需求,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一种特殊的升级方法。师范学院的出现是为了培训来自高等学校的教师,师范学院是为了培训来自高中的教师,而来自中学的教师是为了培训来自初中的教师。

在此次破格升级中,张敏欣还被选为全县中学教师后备力量,全县40至50名小学教师集中在济南山东省中学教师继续教育学校。

"我后来在济南的高中学习了所有的技能."张敏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继续教育学校教授了凯洛夫的教育学。与此同时,当中央文字改革委员会宣布汉语拼音方案和汉语分部时,他学习了十几门课程,包括古典文学、现代文学、文学史、语法、汉语拼音等。

“现在蒸热了”,六个月后,张敏欣去了新建的临淄二中和长乐八中。

“过去,当我教小学的时候,我只教不孕不育,不太关心学生。当我到了中学,我比以前更加关注学生。”张敏欣的自我评价。

农村到处是土路,一天天地走在田埂之间。张敏欣多次家访每个学生。几名因贫困差点辍学的学生在访问期间被“拉回”学校。

他也非常重视学生的写作,最忌讳的是“形式主义”和“喊口号”。

“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是关于苏联在伟大卫国战争期间,印刷所搬到了地下藏起来的。这篇课文是一篇说明性的课文,主要教学生空间位置。教完课文后,我安排了一篇作文,让学生写“从学校到我家”。”张敏欣说,“唯一的要求是写完之后,我不需要问任何人。我可以拿着这篇作文去你家做家访。"

“这是学生过去漫无目的写作的问题。”张敏欣举起一根手指,咂了咂嘴。

1966年,张敏欣在长乐八中与乒乓球队合影。(第三排左边的张敏欣)

退休后与学生亲近

在长乐八中的最后几年里,张敏欣经常失眠和神经衰弱,后来转到高家洋浮莲中学,直到1976年退休。两年后,他的大儿子张霍星从同一所高中接手。

在学生眼中,张敏欣是一位严格控制和“治愈顽疾”的老师。在张霍星看来,他是一个对家庭教育要求严格的父亲,尽管他因工作繁忙而不常回家。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和弟弟是肉搏战,但是我不敢和外面的孩子打架。当我战斗的时候,不管谁对谁错,我父亲回来的时候都会打我。”张霍星回忆起父亲给他的耳光,咧嘴一笑。

但是即使很艰难,张霍星说他的父亲和他的学生非常亲密,“每年春节或一些假期,他的学生都会从四面八方回来。”知道张先生喜欢书法和绘画,他寄了一首诗和一幅百年人生的图画,是由成为书法家和画家的学生特别写的,是在张敏欣生日那天送来的。

张敏欣的孙女张艳(Zhang Yan)在《开拓者的足迹——新中国第一代农村教师口述历史》中写道:“爷爷是一个靠学习谋生的穷小子,一个在异国他乡努力工作的男人,一个不能孝顺的儿子,一个与两地分离的丈夫,一个已经离开很长时间的父亲,一个固执到内伤的好人。

(北京师范大学教师口述历史中心编撰的《拓荒者之路——新中国第一代农村教师口述历史》(The Trail of拓荒者——The Oral History of The First general of Rural Teachers in New China),首先关注了这群教师,感谢他们在这一系列报道中的帮助。)

浙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