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理论与实践

-学习习近平关于社会治理的重要声明

张震和卢伟明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高度重视社会治理,从“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和“四位一体”的战略布局对社会治理进行了一系列重要探讨。这些论述具有深刻的理论渊源、坚实的实践基础和丰富的思想内涵,为新时期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提供了根本指导。

"社会治理是社会建设的重要任务,也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社会管理问题,取得了巨大成就,积累了宝贵经验。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当前的改革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的深水区。社会管理面临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深化改革,实现传统社会管理向现代社会管理的转变迫在眉睫。习近平指出:“治理和管理的区别体现在系统治理、法律治理、资源治理和全面政策执行上。”

与传统的以自上而下管理和被管理为主的社会管理不同,社会治理倡导多主体参与协商和共同治理的秩序结构,更加注重社会自组织和自我管理,更加注重治理方法的法制化和治理手段的多样化,体现了现代国家治理的先进理念,表明党对社会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习近平强调,“我们要继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安全中国,进一步增强人民的安全感”。

社会治理是新时期重大社会矛盾变化后对社会现实的回应。"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和实践的起点."任何一种思想、理论和理论都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建立的。马克思认为:“一个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取决于该理论满足该国需求的程度。”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报告指出,在新的时代,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发生了变化,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得到了极大的扩展,“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和环境的要求也日益提高。”

在社会治理领域,社会利益关系越来越复杂,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重叠,社会治理面临的形势更加复杂。迫切需要创新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方法。习近平指出,“中国已经进入一个社会冲突频繁的时期。人民内部矛盾和社会矛盾很多,我们的社会管理工作在很多方面仍然落后”。他强调,应该全面、辩证地看待社会治理。“社会治理是一门科学。在一个停滞不前的水池里不能做太多的控制。它太松了,不能让波浪汹涌。我们要注重辩证法,处理好活力与秩序的关系,全面看待社会稳定局面。”

人们参与社会事务的意愿增加、社会组织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兴起等新情况也要求新的社会治理系统和方法。首先,公众参与社会事务的热情日益高涨,但仍存在参与制度渠道不完善、个人参与能力不均衡等问题。第二,社会组织发展迅速,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缺乏宣传和专业能力。第三,互联网的发展深刻改变了社会治理模式。习近平指出,“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社会治理模式正在从单向管理向双向互动转变,从线下向线上线下一体化转变,从简单的政府监管向更加强调社会协同治理转变”。一方面,互联网技术实现了社会公共服务的在线扩展,增强了服务的便利性和治理主体之间的公平与合作,促进了政府职能的转变,实现了技术的溢出效应。另一方面,互联网也会给社会治理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引发一些非制度化的政治参与,增加社会治理的复杂性。

习近平关于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是基于对中国社会建设历史经验和现实问题的深入总结和分析,以及对新时期如何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理论思考,形成了丰富而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该理论体系涵盖了社会治理的五个主要方面:"总体概念----总体模式----系统和机制----方式和手段----重点和难点"。

(一)社会治理的总体理念:以人为本

以人为本的发展观是新时期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价值导向。首先,社会治理的基础是维护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创新社会治理,应以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根本坐标,从人民最关心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出发第二,社会治理强调充分发挥人的能动性。社会治理是多主体参与社会事务,实现社会良性运行和和谐发展的过程。通过社会体制改革和创新,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发展的活力,充分发挥人民的积极性最后,社会治理的最高标准是人民的满意。“要检验我们所有工作的有效性,最终取决于人民是否真正受益,人民的生活是否真正改善,人民的权益是否真正得到保护。”

为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我们应该倾听人民的声音,回应他们的期望。我们应该不断解决人民最关心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我们要凝聚最广大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形成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稳定有序的良好局面。

(二)社会治理的总体模式:共建共享治理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建立一种建立和共享共同治理的社会治理模式”。这是新时期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的战略蓝图。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和社会需求的多样性决定了社会治理需要各种社会主体共同协商、合作和参与,也就是说,社会治理应该是“共同建设”和“共同治理”。社会治理服务于所有社会成员的公共利益和公共价值观,要求政府、市场和社会创造的公共价值观为社会所有成员所共享,这反映了社会治理的“共享”性质。

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模式有不同的侧重点:“共建”突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建设,强调了制度建设和制度建设的重要性,如改革信访工作制度、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完善公共安全体系等。“共治”突出社会治理的多元化建设,强调党对各方的全面协调的政治优势、政府的资源整合优势、企业的市场竞争优势和社会组织的群众动员优势,从而构建多主体共同参与的治理网络。“共享”凸显了社会治理的包容性,使“共建”和“共治”的结果能够越来越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不断增强人民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3)社会治理的制度和机制:党委领导、政府责任、社会协调、公众参与和法律保障

社会治理是全社会的治理,是全社会参与的治理。因此,要充分发挥党和政府的领导作用以及各种社会力量的作用,形成社会治理的合力。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会治理体系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责任、社会协调、公众参与、法律保障的社会治理体系”。

首先,"党和政府,军队和人民,东方,西方,北方和南方,党领导一切。"社会治理强调多元参与,不是脱离党的领导,而是坚持充分发挥党在统领全局、协调各方确保社会治理正确方向中的核心作用。其次,政府是社会治理的主导力量。创新政府治理理念,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和水平。第三,社会力量是社会治理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要“更好地发挥社会力量在社会事务管理中的作用”,促进责任明确、依法自主,成为党委和政府的有力助手。最后,加强法治力量,更多地运用法治思维构建社会治理规则体系。

(4)社会治理的方式方法:社会化、法制化、智能化和专业化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社会治理的社会化、法制化、智能化和专业化有待提高”。“社会化”符合社会治理的基本理念,强调多元治理主体的作用,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形成多元治理主体的合作治理,从而达到“种植自留地、管理责任耕地、唱响英雄会、打好合力牌”的目的“法治化”强调更好地发挥法治的主导和规范作用。法律是治国最重要的工具,良好的法律是善治的前提。"所有社会治理活动都应纳入法治轨道. "智能”强调充分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实现准确、高效、便捷的新型社会治理。特别是在城市治理过程中,“要加强智能化管理,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更多地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提高城市的科学、精细、智能化管理水平。“专业化”强调社会治理应该有专业团队、专业概念、专业技术和方法。要培养和造就足够数量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社会治理人才,“努力提高干部素质,把培养一批城市管理专家干部作为重要任务,用科学态度、先进理念和专业知识建设和管理城市”。

(5)社会治理的重点和难点:基层社会治理

地基不牢固,大地震动。基层社会治理是促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工程。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强调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把社会治理的重点下放到基层”。一是加快社会保障防控体系建设。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是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维护基层社会治安稳定,提高人民安全感的重要途径。要“完善社会保障综合管理体系,加快构建立体的、信息化的社会保障防控体系”。第二,应加强城乡社区的正常化。“社会治理的重点必须放在城市和农村社区。凭借强大的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社会治理的基础将得以实现。”第三,我们必须做好预防和解决社会矛盾的工作。当前,基层社会矛盾容易频繁发生和复杂化。要“加强预防和解决社会矛盾的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第四,我们必须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十九大报告指出,“应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实现政府治理、社会调控和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

新时期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实践价值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关于社会治理的重要讲话的指导和推动下,中国社会治理不断转变工作理念,逐步完善治理结构,稳定提高社会稳定能力,不断改善社会保障状况。

预防和解决社会矛盾的机制逐步完善,整体社会秩序和谐稳定。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体学习中强调:“要做好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工作,预防和解决社会矛盾,从制度、机制、政策和工作等方面积极推进预防和解决社会矛盾。”

具体来说,一方面,“要完善和落实保障群众合法权益的制度和机制,完善和落实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机制,防止和减少利益冲突”;另一方面,“对于各种社会矛盾,要引导群众通过法律程序和法律手段解决,促进形成依法办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运用法律、依法解决矛盾的良好环境。”

信访制度是我国预防和解决社会冲突的重要机制。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深化信访制度改革。通过采用“网上信访”阳光信访模式,建立了“网上与网下”相结合的处理程序,提高了信访工作的透明度和公平性。同时,按照“依法信访”的要求,对信访实行“分类处理”。国家信访局专门发布了《依法分类处理信访工作规则》。分类投诉处理已根据分类清单进行。诉讼与信访分离得到严格落实。涉法信访和诉讼已纳入法治轨道,现场监管和重点监管责任得到加强。根据国家信访局的统计,2016年全国访问量比2013年下降了25.3%。预防和解决社会冲突取得了显著成果。

社会保障防控体系逐步完善,人民安全感明显增强。作为社会治理的一个关键领域,社会保障的预防和控制对于维护社会和谐与稳定至关重要。习近平强调:“和平是老百姓吃饱穿暖后的第一要求。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生计和最基本的发展环境。”

一方面,要加强社会保障防控体系建设。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社会保障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指出要通过加强社会保障防控网络建设,提高社会保障防控体系建设的科技水平,提高社会保障整体防控能力。 完善社会保障防控运行机制,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理念推进社会保障防控体系建设,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防控体系建设工作模式

另一方面,我们将大力推进反罪恶斗争,增强人民的安全感。习近平强调,“黑恶势力是社会的毒瘤,严重破坏了经济和社会秩序,侵蚀了党的执政基础”。他应该“密切关注涉及黑与恶的重大案件、黑邪恶势力的经济基础、联系网络及其背后的“保护伞”,切实努力从症状和根源两方面进行斗争,确保取得有效和长期的结果”。据全国反黑反恶专项运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央反黑反恶专项运动第一轮监管的10个省市共捣毁100个涉案犯罪组织、1,129个涉恶势力犯罪集团、2,896起案件和3,021人查处了涉案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社会保障状况显著改善,人民的安全感和满意度显著提高。

基层社区治理取得新进展。社会组织活力和城乡社区服务功能不断增强。习近平强调,“社区是党和政府联系和服务居民的‘最后一公里’。完善社区管理和服务体系,整合各种资源,提升社区公共服务能力”。

一方面,社会组织的活力不断增强。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社会团体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明确和完善社会团体党组织的职能定位、工作方法和管理体制,加强党对社会团体的领导,促进社会团体的规范健康发展。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体制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推动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主,发挥作用。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社会组织单位的数量从2012年的499268个增加到2017年的761539个,五年内增加了262271个。社会组织在促进经济发展和创新社会治理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基层社区服务功能不断增强。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发布了《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和《关于加强和改善农村治理的指导意见》。基于城乡两大要务,从完善城乡社区治理体系、提高城乡社区治理水平、弥补城乡社区治理短板、加强社区治理的组织保障、推进安全法治村建设等方面推进了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社区服务机构的数量从2012年的200,162个增加到2016年的386,186个,四年内增加了186,024个。

社会治理的智能化和科学化水平不断提高。习近平强调,“要努力推进社会治理的系统化、科学化、知识化和法制化,深化对社会运行规律和治理规律的认识,善于运用先进理念、科学态度、专业方法和优良标准,提高社会治理效率,增强社会治理的整体性和和谐性”。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社会治理在“互联网政务”数字化服务、智慧城市和智慧社区建设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一方面,“互联网政府”数字服务实现了社会公共服务的智能化和便捷化:以互联网信息技术为基础,通过整合分布在各部门的数据库,实现政府数据的整合和共享,构建政府内外一体化的政府信息共享平台,实现“数据运行”而不是“大众运行”,提高社会公共服务的效率。另一方面,智慧城市和智慧社区建设取得新进展: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技术,对水、电、能源、交通和管网等现有城市基础设施进行智能化改造,将分布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基础设施数据有效链接和整合,从而促进科学决策,实现公共资源的有效配置,促进更加智能化和科学化的社会治理。

习近平关于社会治理的重要声明雄心勃勃,意义深远。从宏观治理模式,到中观治理体制机制,再到微观治理方法和关键难点,形成了科学的社会治理体系逻辑体系,充分体现了对新时期重大社会矛盾变化后社会治理现实的科学认识和准确把握,为新时期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指导,开辟了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的新领域。

金赞国际 贵州快三 搜狐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