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政协常委马志伟:四代政协人 传

庆祝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成立70周年的“委员会讲堂”第二个专题节目19日在CPPCC国家委员会官方网站等平台播出。CPPCC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革命委员会原中央委员马志伟应邀以“CPPCC四代继承热爱国情”为主题发表主旨演讲。

在节目中,马志伟讲述了祖父马占山、父亲马奎、自己和侄女马军以及CPPCC之间的爱情故事。他还解释了他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理解,这是基于他作为CPPCC党员30多年的个人经历。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马志伟:

四代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继承了对国情的热爱

大家好,我是马志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欢迎来到委员会成员的演讲厅。我的题目是“四代CPPCC成员,继承和热爱国情”。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人民政治协商会议70周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立70周年。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过着幸福的生活。事实证明,中国人民选择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绝对正确的。

接下来,通过我的家庭与CPPCC的关系和我们的经历,我将回顾和感受CPPCC和多党合作制度的巨大价值。

四代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从祖父到现在,我的父亲、侄女和我都是CPPCC的成员。可以说,四代人经历并见证了CPPCC的非凡历程。此外,我们四人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的成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展的见证人和参与者。

我的祖父马占山是抗日战争中著名的将军。1950年,毛泽东主席邀请他出席第二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电视剧《河桥之战》再现了当时的情景)。那时,他的祖父已经处于肺癌晚期。CPPCC会议的前一天,一家人接到毛主席办公室的电话,询问他祖父的病情,并说:“如果你能参加会议,就派一辆专车去接。”祖父回答说:“试试看,如果你能服药两个小时,就去开会。”祖父最终没能出席会议,这成了他一生的遗憾。

马占山将军

马占山是国民党的将军。他曾是黑龙江省主席、第十二战区副司令、东北边防部队司令。他是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老朋友。马占山一生中有三件大事值得称赞。首先,它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率先抗击日本侵略者,发动了著名的江桥抗日战争。二是参与Xi事变,同意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积极斡旋,带头签署八项主张。三是积极争取和平解放北平。

江桥抗日战争发生在1931年11月4日的九一八事变后。当时,马占山是黑龙江省代理主席兼军事统帅。在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下,他作为省主席,认为保卫国家和土地是士兵的职责。他知道自己赢不了,于是率领部队在当时的黑龙江省江桥镇发动了江桥抗日战争。江桥抗日战争持续了17天,造成6000多名日本伪军伤亡。这是第一次有组织的大规模民族抗日战争。江桥抗日战争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队和人民的精神。人们称赞马占山是当代的“爱国战士”和“民族英雄”。上海、哈尔滨等地组织了“马来西亚抗日救助团”,卷烟厂也生产了“马占山牌卷烟”。陶行知先生还专门写了一首诗“致马占山总统”。“神武将军来自天空。正直是一个国家的兴衰。他的手把球扔回到正常状态。他不能收回12枚金牌。”

马占山牌香烟

1939年7月,我祖父去重庆报道他的工作。在回来的路上,他不小心弄伤了右臂,去延安瓜伊莫医院治疗。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任比什参观了医院并表示哀悼。祖父从病床上站起来,向毛主席敬礼。毛主席说:“马将军,你是世界名人,但你不能死在延安。否则,江先生会大惊小怪,世界舆论会反对我们。祖父回答说:“如果小恶魔不被驱逐出中国,我一天也不会死。”。"在延安组织的欢迎会上,毛主席在讲话中说: "...抗日是一件大事,必须坚持到底。马将军八年前在黑龙江首次抵抗日本。当时,红军呼吁南方给予热情支持。八年前,红军和马将军成了抗日同志。我们认为马将军必须战斗到底...马将军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他仍然在抗日战争的前线与敌人作战。这种精神值得全国人民钦佩。”自那次会议以来,我祖父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友谊,加深了联系。延安派了包括邹大鹏在内的一批共产党员进入东北工作。马占山任命邹大鹏为上校的机械副官。

震惊中外的Xi事变后,马占山赶赴Xi安,积极支持张学良、杨虎城逼迫蒋抗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率先签署张学良、杨虎城提出的“八项主张”。张学良把蒋介石送回南京后,他的祖父作为一名满洲国老兵,帮助杨虎城安抚满洲国军队,并说服主要将领听从少帅的建议。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他任职的八年里,马占山与日本和伪军战斗了200多次。同时,在西北抗日战争中,他与兄弟部队和八路军密切合作,共同粉碎敌人建立陕北自治政府和蒙古自治政府的阴谋。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祖父拒绝打内战,与家人一起定居北平。北平解放前夕,周总理委托地下党领袖王志祥先生来我家,向我祖父解释中国共产党争取和平解放北平的决定,希望他能为和平解放北平做些工作。几天后,我祖父去看生病的傅左毅将军,并陈述了他的目的。当时,傅左毅告诉祖父,他已经制定了应急计划:第一,把所有部队撤回江南;第二是坚持天津。三是放弃平津,投降茶水。傅左毅说:“如果谈判失败,那我们就战斗吧。我们还能做什么?”祖父此刻知道傅左毅不把他当外人。他说:“你在打仗,我是个游手好闲的人,你还需要把保山带进来。他与中国共产党关系良好,享有盛誉。””傅左毅接受了祖父的建议,当晚派飞机去接邓宝珊将军。祖父以欢迎邓宝珊将军的名义,邀请傅左毅将军在家讨论具体措施。两天后,我爷爷邀请王志祥和邓宝珊将军回家进一步会谈。邓宝珊将军说:“和平解放北平是大势所趋,人民的意志是方向。傅将军也说他不能再下去了。此外,邓宝珊将军还谈到了傅将军的一些担忧。王志祥坚定地说:“请邓将军放心,也请告诉傅将军,共产党的政策是一贯的,中国共产党始终信守诺言!"

正是因为有许多像马占山将军这样的人,深深地热爱国家和人民,响应共产党的号召,利用他们在国民党军政界的影响,参加和煽动了吴文华等国民党高级将领的起义,积极劝说傅左毅参加和平谈判,促进了北平、湖南、新疆和绥远的和平解放,为人民解放军的成功进军和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1950年马占山因病去世时,他告诉家人:“我亲眼看到,在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获得解放,新民主主义成功实现,人人安居乐业。我生活中的新型国家已经建成。虽然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了,但我可以从坟墓中得到安慰。我告诉你们,要在人民政府的英明领导下,按照我的意志,真诚地为新中国的建设而努力奋斗到底,实事求是,为人处世,不懈怠。”

这份遗嘱是我们马家子孙最珍贵的精神遗产。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听到父亲讲他祖父的故事。他说他祖父的生活是抗日的生活,爱国的生活,追求进步和光明的生活。我们的继任者对此非常自豪。我记得当我在黑龙江省德都县插队时,我被分配去一个接一个地开拖拉机和汽车,后来成了一名工人。当我离开的时候,县革命委员会主任,绰号张胡子,送我和公社和大队的领导。当时,导演问我,"小马,你知道你为什么在短时间插队时开拖拉机吗?"我想回答“良好的表现”。他又问,“那你为什么又开车?”我的回答是“良好的表现”。听到这里,他笑着说:“这就是你成为工人的原因吗?”然后他恳切地说:“一方面,你的好表现比马占山将军率领民兵进驻这里更重要,老百姓都认为他的好表现。”两年前,你写了一份加入联盟的申请表。我们特地去北京确认你是马将军的孙子。虽然你没有被批准加入联盟,但我们让你开拖拉机、汽车,成为水泥厂的工人。他说:孩子们,请记住,如果你们将来还有一些棘手的问题或巨大的困难,你们会来到这里。即使我们这些老人走了,这里的人也会保护你,照顾你。

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和训练下,我父亲马奎成为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委员和林业部专员。他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他积极就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阶段提出意见和建议,并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员。

侯爵

我1952年出生在北京,“出生在新中国,红旗下”。小时候,我父亲带我去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旧礼堂。有一次,我见到周总理,他亲切地把我抱在怀里,要求我长大后努力学习,为国家工作。在十年的灾难中,我们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在父母既死又无助的情况下,我写信给首相寻求帮助。出乎意料的是,首相收到了它,并派人去支付生活费用。

1970年,我在青海铁路局工作,从铁路工人开始入党。1985年,我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青海省第五委员会委员。1995年,我加入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革命委员会。2002年,我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主席。2003年3月,我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成员,并一直担任常务委员会。

我侄女马军于2005年加入革命委员会,并于2018年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她在参政舞台上表现出积极的行动。

马军

我们四代人都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有缘。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下,我们继承和延续了我们的爱国情怀,实现了我们各自的人生事业。

我的CPPCC生活

青海是我CPPCC委员、CPPCC第七届青海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CPPCC第二届青海省委员会副主席、CPPCC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生涯的摇篮。可以说,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在CPPCC。我的人生历程与CPPCC息息相关。我对国家、青海和人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CPPCC和各方的平台上完成的。因此,CPPCC多党合作的制度设计是一项伟大的政治创新。它能真正汇集各方的意见。经过讨论和谈判,这成为共识,最终成为一股强大的联合力量。

我已经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的成员30多年了,曾经被媒体称为“求婚王”。在众多的提议和建议中,有四件事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因为这四件大事都已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平台上的国家战略,并得到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的推动。

第一件事是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提出建议,将抗日战争的历史从八年改为十四年。

据说抗战持续了八年,导致九一八事变后的江桥抗战、东北志愿军抗战和抗日联军战争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事实上,自1931年以来,黑龙江、吉林、辽宁的军民一直是抗日最苦、最悲壮、最勇敢的。最早的志愿者誓言写道:“那些站起来不想当奴隶的人,国家处于危险之中,山川破碎。保持头脑清醒,拿起剑和矛,肩并肩地站着,勇敢地面对敌人的子弹,用我们的身体向前冲,建造长城有什么用。继续前进,继续前进,继续前进,让你的生命继续前进。”这是一个中国男人的写照,他发誓不理解他的家庭和国家何时沦陷。吉林、辽宁、黑龙江三省革命委员会的同志们,我认为,没有抗日战争历史上这段历史,这是不完整的,对在白山黑水中与日寇作战的民兵和反工会战士也是不公平的。当时,黑龙江省省长陈雷和他的妻子李敏也也是反盟战士,他们积极呼吁将东北六年抗日战争写进战争史,并进入中小学历史教科书。2005年,我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提案,将抗日战争的历史从八年改为十四年。这件事很快就被提出来了。

上海人民告别东北抗日援助团。

我记得2005年7月19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宣传部组织了一次关于“缅怀历史、珍惜和平”的大型纪念会议。这次纪念会第一次说中国的抗战是十四年。当时,大约有8000人参加了纪念会议。当歌曲《松花江》被演唱时,主持人邀请我上台去见观众。我讲述了马占山将军的三件事,并获得了掌声。今晚的歌声将抗日战争14年的历史联系在一起,至今仍历历在目。

马志伟一行前往东北调查14年的抗日战争。

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1931年9月18日事件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2015年9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经过14年的艰苦奋斗,中国人民赢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2014年,Xi总书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加“七七”事变77周年纪念活动后,我专程去参观了纪念馆。在大厅的展览墙上,14个部分记录了14年的抗日战争。其中,1931年一节记录并展示了马占山将军率领的中国军队和黑龙江爱国军民组织的“江桥抗日战争”。

江桥抗日战争纪念碑

14年的抗战是对中国人民在“全面抗战”前抗战历史地位的肯定,对于后人缅怀先辈“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事迹具有重要意义。

郑建邦、马志伟等。在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

第二件事是修建青藏铁路第二阶段的提议。

我在铁路上工作了30多年,知道修建青藏铁路是中国人的梦想。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提出修建进藏铁路。20世纪90年代,当我听说国家要修建一条通往西藏的铁路时,我进行了研究,收集并研究了数据。在1999年青海省“两会”上,我在青藏铁路建设大会上发表了讲话,引起了中共青海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当国家决定修建这条铁路进入西藏时,当时有四个计划,一是滇藏铁路,二是川藏铁路,三是新藏铁路,四是青藏铁路。为了修建通往西藏的铁路,选择了青藏铁路。我们还组织了更多的人来进一步调查、研究、评估和演示。提交给九届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的提案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它也被评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优秀提案。URNG中央委员会也积极推动,并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报告。我记得,2000年4月23日,何露莉同志打电话给我,说她刚刚从国务院办公室得知中央政府决定修建青藏铁路,我非常高兴。那一刻,我感到非常高兴。我认为,虽然我提出了我们的建议,但它已经积累了青海和西藏人民的期望。

通过CPPCC和政党平台,我们将反映我们对该国的呼吁。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个平台上,从建议到共识,从实质性的推动到建议的落实,渠道非常畅通,效率非常高。这种系统设计的优势是巨大的。

2002年,时任中共中央执行副主席周铁农(左三)、朱培康(左二)、马志伟等人视察青藏铁路建设。

2001年,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开幕式在格尔木和拉萨同时举行。江泽民总书记发来贺信,朱镕基总理亲自出席了开幕式。

幸运的是,在青藏铁路建设期间,我担任了后勤保障的总指挥。我对青藏铁路的感情太深了。可以说,距离格尔木1118公里,一根接一根的电线杆算到了拉萨。

经过数万筑路部队五年的艰苦努力,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于2006年7月1日竣工。因此,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青藏铁路已经成功建成通车。这一天,我激动得哭了。

青藏铁路的建设对青藏来说意义重大。当西藏人谈论这条神圣的道路时,他们都称之为幸福之路。有一首歌叫《天路》,大家都很熟悉:这是一条神奇的天堂之路,把人类的温暖送到边疆。这是一条神奇的天堂之路,带我们来到人间天堂。从那以后,山将不再高,路也不再长。所有民族的孩子都会聚集在一起。

第三,建议对三江源进行生态保护,并呼吁在青海建设国家公园。

三江源区是中国乃至亚洲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保护区。随着人们活动的增加,生态恶化的趋势已经开始显现并呈上升趋势。在调查过程中,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三江源的生态保护不仅关系到青海的发展,也关系到全国乃至世界的生态安全。确保“三江清水向东流”是青海人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马志伟一行去三江源地区考察国家公园建设。

2002年,我们提出了“关于建立“三江源”环境保护与补偿机制的建议”,并在全国革命委员会政治参与成果报告会上做了交流讲话。2003年,当革命委员会主席露莉和执行副主席周铁农认为我们的建议很好时,他们要求我向当时的副总理吴邦国当面汇报。首相说:“我支持它!同年,我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提交了“面对日益恶化的“三江源”环境”和“关于加强“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立补偿机制的建议”等议案。三江源的生态保护已经引起了各界的关注。九三学社的中央领导来到青海进行调研并提出建议,导致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的第一阶段。

2011年初,我带领一个团队调查了青海旅游业的发展。在路上,我遇到了广东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卫东,他问我一个问题:在大致处于同一纬度的青海省,许多地区在地理和地貌上与美国的黄石公园有许多相似之处,但黄石公园已经成为世界级的国家公园,为什么我们的处女地仍然安静?这个问题引起了我对国家公园的极大兴趣。于是我们深入青海昆仑山等地区,举办了多次专家学者研讨会,与黄石国家公园管理局交换了意见,并多次向中共中央领导汇报。我们得到了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领导人万额祥、周铁农、郑建邦、徐琪春和谢克昌的肯定和支持。在2012年1月第十届CPPCC国家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他在“依托文化创新建设昆仑国家公园,促进青海经济社会科学发展”会议上发表讲话。当时,因为社会各界对国家公园没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所以有一些支持者,一些反对者,更多的人持怀疑态度。然而,我们坚持不懈,一直在交谈。我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就“建设昆仑国家公园,走欠发达地区科学发展之路”发表了讲话和建议。他参加了“中央电视台访问”和“两会”两个专题节目,阐述了青海国家公园建设的意义和思路。

马志伟接受了“参观中央电视台”建设昆仑国家公园的独家采访。

2014年,我进一步认为单一的国家公园难以承担青海生态保护的重要任务,因此我提出了在青海建设一个主公园和多个辅助公园的国家公园体系的建议。它是在青海的昆仑、三江源、可可西里、祁连山、青海湖、柴达木等地建立的国家公园。

2015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发文,确定青海等9省市开展国家公园

快三平台 江西快三 1分6合彩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